关闭的门店超过十家

2019-03-02 10:21
未知

  “年初的提案上交后,相关部门来到商会调研,还去了重庆调研。但是现在来看,情况还是没有变化。”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秘书长倪宏向记者透露,今年广州的高端餐饮企业营业额大幅下滑超过40%,关闭的门店超过十家,中低端的餐饮企业利润也在下滑。对上述观点,多家广州餐饮企业表示认同。

  酒楼每卖出一只白切鸡,整一条腿都用来交税了?近日有餐饮协会人士表示,众多税费已让餐饮行业不堪重负。

  “今年年初提交的《深化改革解决饮食业税重费多问题》的提案中所显示的广州餐饮业被征收50项税费的问题,到目前还没有任何变化。”昨日,广州市政协委员、广州市餐饮行业商会会长区又生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而记者从广州多家餐饮企业的调查中了解,由于经营压力大,今年以来不但整体餐饮企业营业额和利润大幅下滑超过两成,超过数十家广州餐饮企业已经关门。

  一直以来,广州的餐饮业都面临高税费的问题,但是从去年开始的八项规定以及这两年的经济低迷,导致餐饮业的经营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税费问题随之成为不少企业生存的重负。

  昨日,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会长区又生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根据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的调查显示,“税重费多”已经开始对餐饮行业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今年以来广州餐饮企业整体营业额和利润同比出现下滑超过20%,商会会员的1000多家餐饮门店有多家关闭。统计企业的各项成本可以看出,营业税、所得税和“五险一金”三项相加占企业总营收已经超过10%,再加上消防、治安、环保等部门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所占总营收约1%,税费在饮食企业总营收中约占了11%。

  企业需要承担50项税费,所有税费总计约占企业营业收入的12.5%。区又生表示,在这50项税费当中,占营业收入比例最高的是营业税,按企业营业收入5%的比例征收,与房地产业、汽车销售业、金融保险业等相同,高于建筑业等民生服务行业3%的比例。而银行卡的刷卡收费费率则高达1.25%,虽然比前几年的2.5%下降了一半,但与其他民生行业相比仍然是最高的。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广州酒家去年的营业额14多亿元,利润为2.1亿元,缴纳的税费高达2.4亿元,这还不包括企业的个人所得税。”广州酒家副总经理赵利平告诉记者,广州餐饮业一直面临高税费的问题。

  “年初的提案上交后,相关部门来到商会调研,还去了重庆调研。但是现在来看,情况还是没有变化。”广州市饮食行业商会秘书长倪宏向记者透露,今年广州的高端餐饮企业营业额大幅下滑超过40%,关闭的门店超过十家,中低端的餐饮企业利润也在下滑。对上述观点,多家广州餐饮企业表示认同。

  “餐饮业进入了恶性循环。一方面房租人工不断升高,今年以来这方面的成本同比上升超过10%,税费压力没有减低,经营压力不断增大,而另一方面餐饮业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招工难问题越来越严重,人员管理难,服务质量下滑,企业更难经营。”有餐饮业人士透露。

  “上世纪九十年代,广州的餐饮业服务人员的收入水平跟同行相比还是不错的,现在来看,即使每月3000元,也很难招到人,因为这方面的工作非常辛苦,很多年轻人已经不愿意来做。”赵利平表示,加上经济环境的持续低迷,人均消费力下滑,餐饮企业面临过高的税费负担对生存和发展都带来很大的影响。

  “而这将影响广州美食的金字招牌。”赵利平认为,广州作为美食之都的吸引力一直是依靠各种有特色的广州餐饮企业支撑起来,如果企业的利润不断下滑,人员跟不上,服务自然难以保障,这将对广州美食名城的商誉带来很大的影响。

  多家餐饮企业和商会都呼吁政府相关部门能够更加支持广州的餐饮企业,为企业减负,共同擦亮广州美食的金字招牌。

责任编辑:mark123